欢迎书友访问盗墓文学网
首页九天 第二百二十八章 动怒了

第二百二十八章 动怒了

    唰!”

    方贵开口第一句话,便顿时使得藏经殿内鸦雀无声,人人惊愕。

    冷场了……

    本来大家聊的好好的,你赞我一句,我赞你一句,其乐融融,气氛融洽,结果方贵这一开口,却顿时一竿子把所有人都打翻在地了,尤其是让周围众修不解的是,那几位尊府年青人刚才所说的,的确是精妙无比,不负才名,方贵这小小楚国修士,又哪里来的底气一句话便将他们所讲的贬成一文不值了呢?

    不说底气如何,仅是这胆量便很让人动容了。

    而那远远正站在了二楼之上,笑吟吟的看着下方的年青人辩法论道的紫袍老者,听闻此言,也已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在这紫袍老者身边,出身楚域的老修赵通元,则顿时脸色大变,小心翼翼的看了那紫袍老者一眼之后,更是担忧,眼神恨恨的向着方贵看了过去。

    “呵呵,你这小孩,好大的口气!”

    一片沉默里,忽然白天默冷淡开口,目光冷冷看向了方贵,显得极其不悦。

    这个人平时便少言寡语,这时候态度一冷,便让人感觉到了无形的杀机,一时周围围观着这场辩法的安州修士,一颗心也不自禁的揪了起来,心想这楚域小修士,终还是惹祸了吗?

    “呵呵,白天道兄莫怒,方君性情赤诚,向来如此,他既如此说了,必有道理!”

    也就在这时候,青云间忽然笑着开口,向方贵道:“吾等所言,可有缺漏?还请方君明示!”

    “哪里是有缺漏啊,简直便是极大的破绽!”

    方贵微闭了双眼,不多时便已将棋宫魔胎的领悟谨记在心,而后睁开眼睛,笑道:“别的大道理,我懒得讲,修行之事,不就是为了追求更高的境界么?而今日我们所论玄法,则是为了克敌至胜,青云老弟,你讲的水法不错,听起也很像回事,但你自己不觉得啰嗦么?”

    “你修水法,却只追求变化,殊不知,水法本身,便具无穷变化,何须你去追求?”

    说着话时,便已手掌一展,灵息引动空中水汽,在掌心里形成了一颗小小的水球,笑道:“这世间修水法的仙门极多,也各有不同的方法,我便在前不久看了一方名唤真水宫的修炼法门,这门传承,讲究炼水,一层真水,一层变化,炼到极处,一滴水里,便有千斤重量,克敌制胜,不过一念之间,又何须青云老弟你变来变去,跟戏法一样?”

    一边说着,他掌心里的水球忽然变得体积小了一圈,圆坨坨一团,而后他抬手一展,那水球便“噗”的一声落到了地上,居然将地板砸出一个小坑,这个小坑,刚好便落在了青云间之前以水化冰剑刺穿的地板旁边,两相对比,其威力大小,顿时一目了然。

    方贵得意洋洋的看向了青云间,笑道:“你说,此法炼到了极致,是否正好克制于你?”

    青云间微微皱眉,良久不言,却是真的在认真思索。

    而方贵说罢了青云间,则又转头向那白天默看了过去,道:“你就更离谱了,连人家太乙金剑诀的真谛都没悟到,却要胡乱去改,你以为你自己引入术算,化整为零,便防不胜防了?那若是我修炼了越国元母宗的磁极元法,化石为磁,你化出来的剑再多,也都被一发收了去,却不知你拿什么破敌,凭着两只拳头去打人吗?找死都不是这么找的……”

    白天默顿时脸色大变,满面怒气,却一时没有开口。

    “至于你,修炼了个天机月轮功得意的跟什么似的……”

    方贵看向了下一个,冷笑道:“你化身千万,牛得不行,我只问你神识够不够强大,管得过来吗?倘若我也借幻身术,化作一道你的分身模样,你能找到我究竟在哪?”

    这话一出,顿时又哑了一个。

    ……

    ……

    方贵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心下也自惴惴,但面上却不能表露出来。

    实际上辩法论道,便是如此,他借了棋宫魔胎之力,自然可以从这些人的讲述之中,挑出破绽与毛病来,不过若真是斗法,瞬息之间,千变万化,却是不见得可以捕捉得到,但谁让这就是辩法呢,只要他能够说出这些人的破绽,功法里的不足,气势上自然就赢了。

    倒是在周围,有不少修士听着方贵三言两句,便将那几位尊府的天骄说的哑口无言,面色顿时惴惴了起来,他们能听得出,方贵的话,倒是有些道理,只不过,就算你真的领悟与见识比他们还要深,需要把话说的这么直白吗?

    没看那些人如今都有些面露怒意了?

    而在二楼之上,那位紫袍老者听着方贵的话,表情也似显得有些严肃,已皱起了眉头,不知在想什么,旁边的赵元通看了他的脸色,顿时心下惴惴,掌心里都出了汗。

    “你所言有些道理,但我却不尽认同!”

    也就在此时,刚才被方贵驳斥了一番的白天默忽然道:“越国元母宗的磁极元法,我亦看过,确实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克制我的剑道,只不过,我同样也可以修磁极元法,甚至不必修全,只需借其中一道法门,炼我飞剑,便可以克敌致胜,杀人于无形之间……”

    “呵呵,你也太把自己当聪明人了,天下法门万千,克制你的何止磁极元法,别的不说,我只施展一道大披风术,只消可以吹散了你的银辉,你两手空空,拿嘴来咬我?”

    方贵面色严肃,冷笑开口,望着白天默的眼神尽是鄙夷。

    白天默大怒:“胡说八道,何人会将小小披风术修炼到吹散我剑尘的程度?”

    “我!”

    方贵抬手,一道狂风袭卷,刮得周围人睁不开眼睛。

    然后他望着眼色苍白的白天默,一派傲然模样:“练气境界我就把披风术修炼到这个程度啦,只要在筑基境界再下点功夫,你那所谓的剑尘,可否能靠近我半步?”

    白天默顿时哑然,满面羞恼,却说不出话来。

    “方君果是奇人!”

    也就在此时,青云间忽然笑着开口,道:“你所讲的真水宫炼水法门,果真奇妙,连我都不曾留意到,不过细思之后,却也觉得这真水宫法门,未必便真能克制我的水法,水势无常,本就讲究变化,真水宫舍本逐末,炼水如炼宝,本身便已走上了歪路啊……”

    “水就是水,什么叫本,叫什么叫末?”

    方贵张口就来,冷笑道:“人家变化少,就比你快,抢着打你,你不服气?”

    “我也可以快……”

    “嗯,我看你死的比较快……”

    “……”

    “……”

    一番辩论再起,先是方贵与青云间你来我往,再后来白天默也加入了进来,再后来苍日化与玄崖玉也不甘示弱,纷纷开口,初时他们几人,还是互相论道,有时赞同这一位的观点,有时又驳斥另一人的看法,但渐渐的,这形势倒是变了,这几人再也顾不上与彼此讨论了,反而形成了一统阵线,联手对抗方贵……

    没办法,方贵太强了。

    首先有了棋宫魔胎对那无数功法的领悟做底子,使得方贵本来便眼光高明,见解极深,再加上方贵嘴皮子便给,又没有对他们的畏惧之心,该损就损,该骂就骂,立时功力提升了十几倍,他们单独一个人,那是完全不是对手了,被骂的连句话也说不出来……

    最可悲的是,就算四人联手,他们也发现自己好像说不出来话了!

    “我这天机月轮功可借明月之力,威力倍增……”

    “那赶上阴天你死不死?”

    “我这剑尘可以用神金锻造,破一切法宝……”

    “那你该打铁去呀,参什么法?”

    “你……我……”

    “有本事你先别结巴……”

    “……”

    “……”

    “实在胡闹,你欺人太甚!”

    终于一场辩法,达到了高峰,白日默拍案而起,愤然怒喝。

    周围霎那之间,一片安静!

    不知多少目光,都惊愕而担忧的看在了方贵与那几位尊府年青人的脸上,这时候便是傻子都看了出来,方贵与青云间等四人这一场论道,可谓是大获全胜,若当成是吵架的话,那青云间等四人就算是输得裤子都根本提不起来了……

    只不过看着这个结果,他们心里更关心的,却是另一个问题。

    “尊府血脉,终于发怒了……”

    “这个楚域小修士,未免太狂妄了,他出尽了风头,却让尊府脸面往哪里搁?”

    “是啊,他就算是悟性比别人高,也不该如此不留余地才是……”

    已经有不少安州修士,发现这时候周围的尊府血脉,一个个脸色不善了,便都忍不住暗自揪心,不知道即将等待方贵的是什么下场。

    尤其是如今正在二楼陪着紫袍老者的赵通元,这时候能明显看到那位紫袍老者见着青云间等四人落败,脸色已经显得有些阴沉,足过了很久,他才神色淡漠的开口:“这位楚域来的小孩,悟性很高啊,我们尊府的这几个年青人在玄法领悟上,确不及他!”

    赵通元闻言,冷汗顿时滴落了下来,狠狠看了一眼场间的方贵。

    “太白宗怎么教的弟子,一个比一个狂?”

    “你当着尊主的面将尊府天骄驳的一无是处,岂不是自寻死路?”


同类推荐: 武道远兮天师令我的修仙靠复制六界炎神仙府奇谭修炼全靠走诸天仙武半侠传逍遥在武侠世界的日子